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展示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
他以古稀之龄朝气蓬勃地投身于新中国的建设中
发布者:佚名浏览次数:
他以古稀之龄朝气蓬勃地投身于新中国的建设中

此时的军娃,多数已经送到幼儿园了。天还未完全放亮,军嫂们就得叫起军娃,好说歹说地劝送到幼儿园。有的军娃来了脾气,就被军嫂狠狠地照着屁股蛋子打了一巴掌。

10月10日,中央红军开始实行战略转移。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率领第一、第二野战纵队向集结地域开进。红二十四师和各独立团积极配合,破坏敌人筑垒,骚扰与阻击敌人,迟滞国民党军向中央苏区推进。独立第七团在古城、头陂地区骚扰国民党军罗卓英、樊崧甫两纵队向头陂集中,当罗、樊两纵队向宁都筑垒前进时,独立第七团和独立第一团积极开展游击战,破坏敌人筑垒,扰乱与迟滞敌人前进。独立第十一团在古城以南地区开展游击战,阻击敌人。10月17日,中央红军各部队按照中革军委的部署,分别从10个渡口南渡雩都河,向突围前进阵地开进。留在中央苏区的红军和游击队在有关地域封锁消息,消灭国民党地方武装“铲共团”,以掩护主力红军的战略行动。独立第十四团及大田游击队奉命在大田、长洛地区,封锁消息并向信丰河下游开展游击活动;长洛游击队在湖山坝、杨先坑地域进行游击与封锁消息。独立第十四团的一个营在牛岭坳以南地域向牛岭、马岭开展游击活动,并封锁大坝到马岭间的交通与消息。独立第六团的3个营除奉命在指定地域积极进行游击活动外,第一营封锁畚岭至唐村的交通与消息;第二营封锁通茶至长龙岗间各大小道路;第三营及水东游击队在雩都

桂林江以南和晓龙口地域沿河两岸封锁消息,掩护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。10月21日,中央红军各军团按照中革军委命令开始突围。中央军区令赣南军区司令员蔡会文率领独立团大力开展游击战争,积极配合中央红军突围。当国民党粤军从重石、古陂、韩坊一线撤退后,赣南军区派独立第十四团进占韩坊,古陂;独立第六团主力进占安远城;独立大队与西江独立营进占重石、版石和龙布一带;保卫队和独立第六团一个营进占新田地区继续箝制敌人,掩护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。11月初,国民党粤军在南雄、铅厂地域追击实行战略转移的中央红军,信丰、安远等地甚为空虚。中央军区命令赣南军区独立第六团和独立第十四团深入到安远、南康地区开展游击活动,箝制粤军追击,配合主力红军战略转移。

在中央分局、中央政府办事处、中央军区的领导下,留在中央苏区的红军和游击队除掩护、配合主力红军突围外,还承担了收容伤员、运送粮食弹药等任务。10月21日主力红军突围战役获胜后,独立第十四团、第十五团等地方部队和游击队在奉命肃清安远、韩坊等地国民党军残余力量的同时,积极组织群众,后运重伤病员。赣南军区在小坌,畚岭、雩都西北等处设医务所和收容所,在大坝、唐村等地设立运输转运站,“保证野战军转移时的后方收容与运输。”为了便利于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,中革军委即要求所有重伤员一月难治好的送后方医院。突围战役后,要求各军团将“须抬的重伤员10日内不得好者分头送油山游击区”安置,“医好后即在该地加强与发展游击战争。” 中央苏区先后收容了数万名伤病员,一些轻伤员医好后即投入了当地游击战争,重伤员被分散安置在人民群众家里,从而保证了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。

在此前后,红六军团西征和红二十五军北上后,留在湘赣、鄂豫皖等苏区的红军和游击队,也积极掩护和配合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。1934年8月,在湘赣苏区坚持斗争的红六军团奉命撤离,留在湘赣苏区的5个独立团和各县游击队,积极掩护主力红军西征。独立第五团伪装主力,佯作东渡赣江,迷惑和箝制敌人;独立第四团奉命到资兴县东江附近地域箝制敌人,保障主力部队的右翼安全。在独立团的配合下,红六军团突破敌人封锁线,进行西征。红二十五军长征后,留在鄂豫皖苏区的红八十二师和地方武装,抗击国民党军,配合红二十五军的战略转移。湘鄂赣苏区的红十六师积极开展游击战争,有力地配合了红二和红六军团的行动,并在一定程度上掩护了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。

主力红军长征后,留在中央苏区及其邻近苏区和各游击区的 红军和游击队,虽然没有从战役战斗上直接地配合主力红军的战 略行动,但它箝制和吸引了几十万国民党军,减轻了主力红军的压力,在战略上配合了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。如果没有留在南方的红军和游击队箝制和吸引国民党军大量兵力,国民党当局就会调集更多的兵力去“追剿”主力红军,那么主力红军完成战略转移的任务就会更困难。诚如谭震林所说:“正是南方的游击战,在红军长征之初,牵制蒋介石的兵力,使我主力部队得以大踏步地前进。”

留在南方8省的红军和游击队,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,独立坚持了三年之久的游击战争。

南方三年游击战争不仅打击、消耗了进犯各苏区和游击区的国民党军队,而且掩护和保证了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,箝制和吸引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,在战略上配合了主力红军的行动,为主力红军长征的胜利作出了重要的贡献。

1937年12月13日《中共中央政治局对于南方游击区工作的决议》指出:“项英同志及南方各游击区的同志在主力红军离开南方后,在极艰苦的条件下,长期坚持了英勇的游击战争,基本上正确的执行了党的路线,完成了党所给子他们的任务,以至能够保存各游击区在今天成为中国人民反日抗战的主要支点,各游击队成为今天最好的抗日军队之一部。这是中国人民一个极可宝贵的胜利。”